“双跑道”,将给湖南带来什么(图)

  湖南日报记者 邓晶琎 通讯员 邓竹君

  3月29日,从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现有跑道朝东望去,约380米处,一条崭新的跑道跃入视野。这条长3800米、宽60米的第二跑道,已准备好迎接30日降落于此的第一架飞机。

  届时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将有两条跑道同时运营,成为继郑州、武汉后,中部第三个迈入“双跑道”时代的机场。

  一条跑道,可以连接整个世界。“双跑道”时代,将给湖南带来什么?

  1最高标准盲降系统,提升航班准点率

  记者肉眼观看,难以辨别一跑道与二跑道的区别。

  长沙机场运行控制中心副主任唐晔介绍,新建成的二跑道全面“升级”:按照4F标准建设,较第一跑道提高一个等级,也是国内民用机场跑道最高标准。

  其中一个“最高标准”,是二跑道运用了国内最高标准的盲降系统。

  所谓盲降系统,又称仪表着陆系统。即在飞机起降时,跑道上的导航设备会不断向飞机发出无线电信号,从而在机载电脑上形成一条虚拟的起降通道,飞行员可按照电脑显示完成起降。但由于盲降系统的精密度不同,飞行员往往还要结合目视情况,进行起降。

  目前,全球机场的盲降系统可分为三类标准。一类盲降的天气标准是前方能见度不低于800米,二类为400米,三类为50米。我国大部分机场的盲降系统为一类;部分三类标准的多跑道机场,仍按照二类标准运营。

  “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现有一跑道的盲降系统为一类标准、一类运营。通俗来说,当能见度低于800米时,飞机不能降落。”唐晔解释,这也是天气会影响航班准点率的重要原因。

  而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的二跑道系统为最高的三类标准配置,只是目前仍按一类标准运营,一年后依据批复,方可实施二类运行。

  “据机场气象部门统计,长沙每年的二类天气天数为49.2天。也就是说,机场跑道实施二类运行后,将有利于提高机场的航班正常率。”唐晔介绍。

  2一跑道起飞,二跑道降落,通行效率提升

  长沙黄花国际机场迈入“双跑道”后,两条跑道如何分工?

  湖南省机场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国林介绍,为了集约使用土地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的二跑道距离一跑道仅有380米,两条跑道一起构成一组窄距跑道系统。长沙黄花国际机场也是国内第六个运用窄距跑道的省会机场。

  为确保窄距跑道的飞机起降安全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的两条跑道将采取“隔离”运行的方式。即,一跑道只起飞,二跑道只降落。

  “这可加速航班放行效率。”唐晔解释,此前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的飞机降落、起飞全部在一条跑道上排队,会一定程度上影响航班放行速度。

  “双跑道”运行后,二跑道的飞机主轮落地,一跑道的飞机即可起飞,飞机起降不用再“排长队”等候了,可大大提高飞机的放行效率,降低航班延误率。

  3 到2020年,一年可增加4.9万架次航班

  对于旅客出行而言,“双跑道”时代,意味着将有更多航班可选择。

  “随着湖南经济社会的发展,单跑道已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旅客与货物吞吐量需求。” 湖南省机场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国林介绍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于2015年已突破单跑道的客流容量1800万人次,2016年的旅客吞吐量更是创下2129万人次的历史新高。

  “已经超负荷运行2年,二跑道建设运行迫在眉睫。”刘国林解释,“双跑道”运行后,可释放更多航班时刻资源。也就是说,每年能起降的飞机架次更多了。

  刘国林解释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一跑道的高峰小时起降容量为33架次,即,1小时最多安排33趟航班,“一班都不能多。”目前,机场已达满负荷运营,“相当于每个时间段都成了高峰期,如果开辟新航班,就要调整其他航班。”

  “双跑道”运行后,到2020年,可满足每年3100万人次旅客吞吐量、24.4万架次飞机起降、货邮吞吐量32万吨的运输需求。“空中巨无霸”A380等大型远程运输机也可在长沙备降。

  刘国林分析,2016年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起降架次为19.5万架次,到2020年可增长4.9万架次,这将给航空公司“腾出”更多航班时刻,开辟新航线,满足旅客出行需求。

  届时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将加密主要客流量城市,如北京、上海、昆明、成都等地航班;新开至周边省市支线机场的航班;加大国际航线开发力度。

  航空公司早已提前布局。南航湖南分公司向记者透露,南航已申请开辟新航班,目前正等待批复。

  4 中部临空经济竞争,长沙迎来新契机

  “双跑道”,已成为国内旅客吞吐量排名前十的机场“标配”。而中部的郑州、武汉机场,虽然旅客吞吐量略低于长沙黄花国际机场,可二者早已领先长沙建设运营了“双跑道”。

  2015年12月,郑州机场的二跑道、T2航站楼等二期工程建成投运。一年过后,郑州机场的航线航班迅猛提升,最高日的航班量突破600架次,再创历史新高;客、货运量分别同比增长20%、13%,均创新高。

  武汉机场在2016年8月运营二跑道后,今年又将投入运营T3航站楼,停机位数量大大超过长沙机场。旅客可在武汉机场完成城铁、地铁、公交车等7种交通方式的换乘。

  “郑州、武汉机场的各方面综合条件已经走在我们前面。” 湖南临空经济发展公司副总经理易德军介绍,长沙临空经济的起步落后于武汉、郑州,除了产业布局等原因外,也受制于机场的部分基础设施配套不完善,导致机场的集聚功能没有充分发挥出来。

  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启用“双跑道”,将从一定程度上增加机场容量,有利于促进机场客、货吞吐量的增长。

  易德军分析,长沙黄花综保区今年将封关运营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的国际货运需求有望激增,而“双跑道”是满足国际货运需求的基础保障和前提。

  “双跑道”时代只是开始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已在筹谋更远发展规划。

  今年年底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将开工建设T3航站楼,二期货站楼将于8月底投入运营。2018年底,第三跑道将开工建设。到2030年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将建设成为满足年旅客吞吐量6000万人次、货邮吞吐量75万吨的区域性国际航空枢纽。

  “湖南不靠海、不沿边,走向世界靠蓝天。作为湖南开放崛起的排头兵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必须加快建设发展、提升服务品质,努力朝国际一流机场目标迈进,助推湖南经济社会持续发展。”刘国林感慨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